靳風泉水

巍瀾日常

大戰過後的日常生活短篇,劇版原著混和,小小新手,OOC警告。





上課鈴響了,教室裡坐滿了學生,準備聽講。


前門打開了,入眼的是翩翩長髮,烏黑亮麗的長髮未束,隨風在身後飄揚,少了眼鏡遮掩的面龐,更顯得清新脫俗,身穿藍色格子襯衫,兩臂扣上墨藍色的袖箍,原是尋常衣服,偏偏穿出了仙人縹緲的氣質。


學生們雖說上了沈巍不短日子的課了,興許應早有了些免疫力,但架不住那頭烏黑長髮加了太多分,原來內斂的書生氣質,一但放開了桎梏,搖身一變,成了神仙般的虛渺仙骨,就像那只可遠觀的蓮,讓台下的學生們不由得看呆了。


而沈巍似乎也有些心不在焉,愣是毫無所覺,自顧自地上起了課。


十幾分鐘後,叩叩的敲門聲響起,吸引了教室內所有人的注意,齊齊地轉頭看向門外。


來人一如往常的T-shirt 和牛仔外套,正斜靠在門框上。是趙雲瀾。


沈巍向前邁了幾步「雲瀾,你怎麼來了?」


「我不能來?」趙雲瀾笑了笑,抬起拿著眼鏡的手「我來給你送眼鏡。沈巍,特調處前段日子忙暈了,讓你也糊塗了?還是長髮,沒戴眼鏡就出門了?你看你把學生嚇得。」瞥了眼在座的學生「大美人,你想就這麼上課我是不反對,只是......我更希望是在咱倆單獨的時候,就我能看能摸。」趙雲瀾順手摸了一把眼前的長髮。


沈巍紅著耳尖接過眼鏡戴上,那頭飄逸長髮瞬間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平時的柔順短髮,虛渺的氣質也在同一瞬間,轉化為柔弱書生。「......謝謝。」沈巍害羞的低著頭,沒敢抬眼。


「行了,你繼續上課吧,下了課來處裡找我,咱倆得談談面面的問題,那小子是你的弟弟,總不好扔著不管,也沒幾個人管得住他。」趙雲瀾似乎是專門來送個東西而已,話一說完轉頭就要走了。


「雲瀾。」


趙雲瀾回頭無聲詢問。


沈巍想說些什麼,卻怎麼也找不到適當的詞彙,唇開合了幾次,最終只有兩字。


「......謝謝......。」


「謝什麼呢,一場緣分總要負點責任,真要謝,晚上親自來謝就得了。」趙雲瀾揚起平時放蕩不羈的笑「行了,上課吧,都把學生晾一邊了。我先去上班了。」趙雲瀾隨手拆開棒棒糖的包裝塞進嘴哩,手插口袋,走了。


教室一片寂靜,一直到有位率先回神的學生開口換了沈巍一聲,這才叫人清醒。


這天上午,沈巍耳尖上的紅,未曾消退。


荷魯斯之眼

背景:結局,拉來到荷魯斯面前,詢問荷魯斯想要什麼?


荷魯斯回頭看一眼貝克,臉上顯露出悲傷和淒涼「我想要的是無法得到的。」,拉卻露出意味不明的一抹笑容。

貝克突然深吸了口氣,坐了起來,看著自己的手掌,身體「我⋯活了?」荷魯斯神色複雜「沒錯,你復活了。」

「不過另一位女孩已經過了那道門,只留下了幾句話。」拉無奈的開口。荷魯斯和貝克驚訝的看向拉「怎⋯怎麼回事?!莎雅她⋯⋯」貝克不可置信。

「她在我到達之前,請阿努比斯轉達幾句話後,就邁進了那道門,我只看到她的背影。」

「我在這裡看到了你做的努力,貝克。也看到了你和天空之神之間的互動,當你居然跟神談條件時,我很驚訝,但不意外,因為那很像是你會做的事。我也看見了你面對愛神的無動於衷,還看見了你只用幾句話就說動了智慧之神,這邊只看得見一些片段,足夠我拼湊出一些事。我想說很謝謝你願意為我所做的一切,但我認為自己既然已經成為亡者了,那我便不應該再打擾你的生活,既已然死亡,便繼續走下去。所以我決定前進,不再回頭,我在這裡逗留的久了,不好再繼續停留。貝克,為我傷心可以,但是不許一蹶不振,這不是你,你也要繼續向前邁步,不要以為沒了我就沒有人會再需要你喔,你可以看看身邊,你會找到你所需要的。前進吧,你的潛力很大,你不能只做一名竊賊,你也不該只做一名竊賊,再仔細想想你能做什麼,你該做什麼,你要做什麼,你想做什麼,然後去做。別多想,我會在來世等你,我們還會相遇,不過不是現在,不是今生。我先走一步啦,願來世還能相遇。還有,你對愛神說謊了喔。再見,貝克,來世再見。」

拉深吸了口氣「這些就是那女孩留下的話。」貝克沈默的低下了頭,沒有說話。荷魯斯輕皺起眉看向貝克「貝克⋯⋯」

沈默瀰漫。

拉抬頭看向天空「就快天黑了,我該走了。」荷魯斯回頭感謝拉神,可當他抬起頭時,只見到了金色光芒直指天上,以及背後橘紅色的天際,耳邊似乎傳來拉最後所說的話語「為了補償,我留了個禮物給你,時間到了就會知道了。」

不知這番話是對著誰。



不定期更新,可能會有後續,別等,我還沒想好......

入坑的:

歐美的:哈利波特(斯哈)怪獸產地(家長,暗巷)夏洛克(福華,麥雷)星際(史寇)復聯(盾冬,盾鐵,錘基,奇異鐵,奇異玫瑰,奇異斗篷,奇卡,勇星,鐵蟲)X戰警(艾查)金士曼(哈蛋)加勒比(巴傑)荷魯斯之眼(荷貝)

動漫的:死神(白一,白黑)火影(佐鳴,卡伊)工作細胞(白赤)

小說的:特傳(冰漾)

電視的:鎮魂(巍瀾,楚郭)

存檔

還真有跟馬一樣大的狗 能稱牠為Hound嗎??